何欢

国家退堂鼓殿堂级演奏者

【陆花】可是我们是情敌啊(1)




小甜饼,狗血剧情,原创女助攻,私设如山倒,ooc预警。谢谢你喜欢他们。




“阁下何不得饶人处且饶人呢,况且他还中了这么霸道的毒。”陆小凤将要晕过去之前,看到一白衣公子手执折扇,迈着清浅的脚步挡在了自己面前。

他真好看。

这便是陆小凤昏迷之前脑子里最后的想法。




“你醒了?”陆小凤还未睁开眼,就听到了一声温柔活泼的女声,他暗暗探测,发觉自己体内的毒已解,内力已恢复大半。

“是你救了我?”陆小凤抻着手臂起了身。

“别动。你的内力刚刚恢复,还是应该多休息。”姑娘轻轻碰了碰他的臂膀道,“我是应如是,虽然不是我救的你,但是你昏迷这十日,是我在细心照顾。”

“好名字。”身上的气力一恢复,陆小凤风流的脾性便又显出来,“应姑娘如此劳心劳力,在下也只有以身相许报答才好。”

应如是一挑眉,斜睨一眼病榻上的人将桌上的药递过去,“这么苦的药也堵不上你的嘴,我才看不上你呢,我有心上人。”

居然有人面对我陆小凤无动于衷?他抚过自己的两撇“眉毛”道:“你的心上人是谁?”

应如是没有回答,只是想到那人耳尖便泛了红,她起身娇嗔得跺了跺脚,走出门去。



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。

本是一句玩笑,陆小凤对漂亮的女人总是要撩上一二的,但被应如是一口回绝后,愈发觉出这姑娘的优点来,天生丽质,活泼可爱,饭菜烧得符合自己口味,还会酿酒,功夫不差。怎么看怎么顺眼,陆小凤甚至认为,这便是天定的良缘。于是锁在应姑娘身上的目光便更热切了。

“喂,你这只陆小鸡已经完全恢复了,能不能就不要指使我做这做那了?赶紧哪儿来的回哪儿去。”应如是再也受不住了。

她叫我陆小鸡,以后跟司空猴精应该很有话聊,不愧是我命定的良缘呢。陆小凤心想道。

见他不说话,应如是又开口道:“马上便是孟河灯会,我要去江南了,没工夫再搭理你。”

“我同你一起去。”

“谁要你一起?我与人有约了。”

“你的心上人?”

“要你管?”

“我倒要去会会,谁同我陆小凤抢人。”




江南,百花楼,晚霞漫天。

花满楼着一身黄衫,此时正在露台上为一盆郁金香松土。闻到马蹄声,不禁弯了嘴角。“如是姑娘,你来了,还带了朋友?”

“七公子,我来了。”应如是急急上前两步行了个万福礼,又侧过身望了眼陆小凤,“此前救下的那个人,如此非要过来凑热闹。”

花满楼点点头,对着陆小凤道:“在下花满楼。”

“我叫陆小凤,四条眉毛的陆小凤。”陆小凤道,眼睛却讲花满楼从上到下打量个遍,名字倒是挺好听,长得也不错,看样子是个公子哥,怪不得如是喜欢他。心里想着,右手已动,两枚石子投了过去。

只见花满楼左袖一扬,动作如行云流水,瞬间便把两枚石子收入袖中。

“好俊的流云飞袖,花公子好功夫。”陆小凤不禁开口赞道。

应如是对着陆小凤胸口便是一拳,“好你个陆小鸡,你的毒是花公子解的,哪成想你竟恩将仇报,上来便使用暗器。”

“陆兄的灵犀一指才是誉满江湖。”花满楼已将泡好的茶推送过来,“如是姑娘,无妨。”

“如是,花公子宽容大度,自然不会同我计较。”陆小凤趁机拉住应如是的袖口,试图把她抱在怀里,却被这小机灵鬼给挣脱开来。“我陆小凤在此谢过了,今后花公子的事,就是我的事,决不推辞。”

“陆兄客气了。”花满楼道。

“那我便不客气了,我一进这百花楼便闻到了酒香,我是个酒鬼,花公子的茶虽好,却喂不饱我的酒虫啊。”陆小凤道。


花满楼放下茶盏,“陆兄真是好鼻子,我自酿的百花酿,这就拿来请陆兄一品。”

“好,痛快!”



酒过三巡。

“时候不早了,陆兄也刚刚恢复,还是早点休息。”花满楼道,“只是我这百花楼只有一间客房,委屈陆兄…”

“陆小凤刚刚恢复,还是个病秧子,他睡客房,七公子是君子我信得过,今晚我与七公子将就一晚。”应如是道。

“不行!”陆小凤重重搁下酒杯,开什么玩笑,怎么能让我老婆跟别人睡在一起?“如是你睡客房,我要跟花满楼一起睡!”

“如是姑娘,就依陆兄所言,你回房吧,早点休息。”花满楼道。




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#论陆小鸡的睡相到底有多差#








评论(6)

热度(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