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欢

国家退堂鼓殿堂级演奏者

接上个脑洞之当陆花在互相套路时,花平在想些什么。



ooc预警。第一人称预警。私设如山倒。谢谢你喜欢他们。



我家公子真是花神转世,如有神助。

这不,刚念叨着要囤些雨水浇花,早上便有小厮抬着整整四大桶送到了百花楼。甫一听闻城北有株长得极好的君子兰,次日便有人匿名送给了公子。

还有啊,以前百花楼下总有些小姑娘徘徊流连,希望得到公子的垂青,那挤得哟,我去买鱼都不方便。但最近却也没什么人了。


所以都是我家公子功德圆满,仁慈心善的福报。


已入夜。

我打着哈欠刚关好门窗,就听到了楼上有动静,便跑上去看公子有没有事。

然后就看到了虚弱的大公子和一个四条眉毛的侠士从窗户跳进来。


“大……”大公子,你怎么受伤了?

“花平,你先下去吧。这里有我。”一句囫囵话还没说,七公子便让我去休息了。不过有他在,大公子定然无事。

果不其然,第二天大公子便好得七七八八了。听说晚上还要去看灯会。

“大……”大公子,以后能不能不要翻窗了?

“花平,你同江湖兄弟一样,喊我楚香帅吧。我想喝酒了,去给我取坛百花酿。”

又一句囫囵话没说完,就得去给大公子拿酒了。


说来你肯定不信,我都不信自己的眼睛。灯会后,公子是和那个四条眉毛的奇怪的家伙,牵着手回来的。

而且看起来,公子没有任何的不愿意,他正甜滋滋得吃着糖串子,嘴角的糖渍还被那姓陆的抬手抹去。

他们一并回了卧房,让我有一种“夫妻双双把家还“的错觉,还好公子剩一只脚没踏进去的时候,知道问我一句大公子。

“他睡下了?”
“是的公子,香帅睡下了。”


又过三日。大公子刚刚无恙,便心急火燎得嚷嚷着要回什么“狗窝”,嗖嗖嗖就飞走了。但那个姓陆的却没有要走的迹象,他一拍桌子:“哎呀,花满楼。我找不到楚兄,只好在这里等他回来啦。”

听闻这个姓陆的还是个顶厉害的角色,恕我直言,估计是江湖瞎传。你看他,走路都会把公子养的花给踢倒。让他浇个水吧,弄得到处都是,让他买条鱼吧,竟然看卖鱼的阿婆可怜,大手大脚地给了五十两银子。也就我家公子心善,不与他计较,要是旁人,定早早地把他扔了出去。


公子救了一位姑娘。

我心里头喜啊,公子已到及冠之年,一直不懂儿女之情,我看飞燕姑娘于公子的意义不同,我这就回桃花堡告诉老爷。正巧,公子也让我送几坛百花酿回去,也是,再不送回去点,都被那姓陆的喝完了。


没想到最后还是被那姓陆的喝了。
公子带他回了桃花堡。
那日花好月圆,酒酣之时,公子与陆少侠又牵着手回了厢房。
在我看来,还是“夫妻双双把家还”,这次,不是错觉。

评论(2)

热度(33)